梁冬:人生最高境界,是真诚地努力,尽人事知天命
2018-05-12 11:37:12
  • 0
  • 0
  • 1

来源:德鲁克博雅管理 

作者:梁冬

来自:本文节选梁冬所著书籍《处处见生机》

导语
我们到底怎么看我们的生活?
我们似乎都处在这样的状态里,好像什么都还可以,但又不是很纯粹——我到底是应该像中流砥柱一样负起责任,还是应该随遇而安?从民国时期开始,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探讨这个问题:到底我们该怎么活着?
要有生命的觉知和生命的决定。首先你要尊重他的生命业力,同时要转他的业力到他的愿力上去,先迎合,后引导,这就是太极的力量,所以这两者之间是不矛盾的,既要抓住他的业力、习惯,又要在一个恰当的点,以一个合适的机缘转到他的自主和自觉上来。

人生是“愿力”重要,还是“业力”重要?

这没法思考,只是选择。

我选择愿力驱动,因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阳主阴从。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用愿力可以有更好的定力。

有的人为什么定得住?关键是他有愿力,有愿力可以有更好的定力。愿力不是在神灵面前许愿“你给我们多少钱,我就回来还愿”,发愿是拿自己整个生命与众生交换的过程。无论是地藏菩萨的十二大愿,还是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十二大愿,讲的都是怎么样利他。

后来,我发现一个秘密,那就是当你真正全心全意地利他时,你会拥有超乎想象的能量。这一点我在自己身上经常发现,具体的故事就不在这里讲了,以免被认为“怪力乱神”。反正我是深信不疑。

有一本书,书名是《现在发现你的优势》,这本书是盖洛普公司做的。书的内容讲的是他们经过统计发现人类有32种优势。我做过测试之后,发现我的优势就是把不相关的事情变成相关的,那就是连接。

所以很多年前我在凤凰卫视工作的时候,做的节目就是把碎片化的娱乐事情、财经事情变成一件事情来讲。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是我最愉快的一个工作,对我来说,那是我非常享受的一个过程。我努力地把我接触到的很多养生、生命、管理、发展、困惑,反正大家在微信上看到那么多碎片的东西,尽可能变成一件事情和大家分享。

为什么我有这个信心呢?有一天我采访了王唯工老师。他以前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神经科学,后来在纽约做西医;再后来陈履安就把他从纽约请回台湾做西医和中医的比较。

他试图用现代物理学、生物物理学和神经科学去和中医很多的知识和逻辑进行嫁接和连接,写了三本书叫《气的乐章》《水的漫舞》《气血的旋律》。他用他的方法讲述了我们中医看到的气血观念。

我觉得他的观点能很好地帮助我们把所有的碎片知识连接在一起,让那些独立的小岛慢慢慢慢地连接成一个完整的大陆。

当我产生这种整体感的时候,突然发现任何细节都是有意义的。

比如最近,几个特别有意思的新闻被摆在了同一时间呈现给了大家,一个是奥巴马邀请欧盟十国的领导人去美国开会,另一个新闻是印度和美国共用军事基地,第三个是日本和菲律宾进行了军事合作,这几个细节被连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

再对比香港的混乱和台湾当前的状况,我产生了一种强烈冲动,为我们的祖国深深祈福。

其实,每个人都受制于他的业力。比如你的出生时间、童年教育背景、体质,甚至你的名字常常被叫所产生的对你的暗示。

我们的文字是象形文字,每一个字都是一个符。当然这并不是不可以改变,我后来去参加一个课程,那个老师就讲,许多人都没意识到透过后天的努力,尤其是心智模式和行为习惯的改变,可以整个改变你的命运。

所以才有了《了凡四训》。而且当你发的愿越大,你越希望去为众生服务的时候,你改变自己的推动力就越大。

在大学我是学电视编导专业的,我们宿舍共六个人,五个人都没继续拍片子,只有一个人一直在拍,终于拍出来一部叫《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热门网剧。目前也是时尚导演,前几年请了影帝梁家辉出演他的片子。每次看到他,我都深深地感觉到一个人的愿力是可以突破业力的

如果不是因为立品的黄明雨先生,立志要把这本书出版出来,可能二十年后这本书也不会出版,它们就是一堆散落的稿纸,分散在各部电脑里面,不知所终。

所以我觉得生命一直被业力也就是过往的种种惯性所牵引,但是它也受到我们愿力的作用。我以前是个宿命论者,很相信业力对我们决定性的影响。甚至以此为借口,推脱自己努力的可能,放弃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可能。

但是人过中年之后,反而借由挫折生出一种坦然的发愿。梁漱溟先生说过,人生的第一个阶段受欲望和恐惧的驱使去获得很多东西,包括财富和权力,来避免自己受恐惧的困扰。当获得这些东西之后,他发现他并没有满足,他也并没有免除恐惧,于是开始出离,甚至厌离,用消极的态度过清贫的生活。

他离开人群,以为靠独自的修行可以改善这一切。当他持续往前走的时候,他发现这种厌离的生活实在是无趣透顶,而且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帮助,于是他又走到第三个境界,就像孔子所说的那样,到达“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沉静,真诚地努力,尽人事知天命。

也不讨论鬼神,也不随便算命,按照一个让自己的灵魂更完善更高级的方向去努力,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它唯一的结果就是到老的时候,不后悔。至于做不做得到,已经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了。

这就是人生三重不同的境界。当一个人有了这样的发愿,他就会发现他的生命开始呈现出勃勃生机,而这种勃勃生机并不像孩童时期那样受荷尔蒙和恐惧所笼罩或者驱使,而是更加缓慢而坚定地前行

我认为这是儒家思想非常美妙的地方。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佛家也讲发大愿,道家也讲“我命在我不在天”,其实殊途同归。

所谓的生机就是在绝望之后产生出来的,“你爱不爱我,我都爱你;你需不需要我,我都存在”的那样一种坚定和执著。我觉得这就是生命力在人生不同阶段的一个升华。

如果以此来推而广之,当你发现在一个不性感的行业,不是金融也不是互联网,也不是央企,然后你碰到了一批不那么精明强干的同事,甚至发现你自己也远不是你自己想象的那样聪明能干,然后你是否还愿意坚持去做你现在坚持在做的事?

再比如说,当你发现你已经有这样或那样的病,从高血压到痛风,到糖尿病,各种可能,甚至还有这样那样的家族遗传,你是不是还能够活好每一天,该吃吃该喝喝,你是否还愿意很快乐地生活?

再比如,当你发现你的老公又自私又发胖又不能挣钱还另外有女友,是否还能仍然像你本来应该做的那样,给他一个肯定的微笑,点一下头,问他是否有脏衣服要洗?这已经与他无关,而是你是否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

以上的就是在生活、生病和家庭等这一类日常作业当中,我们升起的一种定力和慧心,所以“戒、定、慧”是一直贯穿在这里的,《大学》里面提到的“修齐治平”也是贯穿在这里的。

所以,处处见生机讲的是,生机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经由纯正发心而来。你决定有,于是就有。你有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你就是上帝,你就是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