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兴资本刘芹:从业20年来,我总结出了这一规律
2018-11-26 10:22:54
  • 0
  • 0
  • 0

作者:刘芹 

来源:笔记侠 

内容来源:2018年11月24日,由创业家&i黑马主办的第11届创业家年会在京举行,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出席并发表以“VC本质上是选择和陪伴最优秀的创业者”的主题演讲。
笔记君说:
回看过去移动互联网10年的发展,投资人之所以能有一定的成就,不是因为个人的伟大,而是时代的伟大和趋势的伟大。
刘芹说,VC本质上是选择和陪伴最优秀的创业者,只是他当前可能还是默默无闻的年轻人,仍未被许多成功光环围绕。
而找到、相信、识别、陪伴那些掌握最新科技趋势、拥有创新能力的优秀创业者,才是投资成功的真正钥匙。

一两年前,我在黑马营做过一次分享。那时,我就觉得文文(创业黑马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

创业者一路非常艰辛,黑马营为创业者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我觉得今天应该再来讲一讲,特别是在如今这样一个“冬天”的时刻。

一、真正伟大的是趋势和时代

小米上市那天,敲完钟中午回酒店后,我很想说点什么,于是便写了那篇《相信“相信”的力量》,这篇文章受到很多人的关注。

今天,我与各位分享一下从业近20年来,尤其是在过去10年的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当中,我们经历了怎样的趋势。

2007、2008年之后,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用户规模,等于再造一个PC互联网。

但如果考虑到手机的使用频次以及作为自带社交属性的终端,它所承载的用户规模和产业价值,远超当年的PC互联网。

过去多年来,移动互联网建立了非常好的基础设施。每次跟国外的朋友交流时都说,中国享受了一次“蛙跳效应”,或者“后发优势”。

中国无论是移动互联网的支付、物流,还是网速、下载速度,都跨越了发达国家“一步步演进”的状态,每项互联网基础设施都经历了世界最大规模用户需求的挑战。

另外,整个算力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2008年和2018年,PC机和手机这两个终端的算力都获得了指数级增长,这意味着中国拥抱了最新的科技,使用了全世界最领先的设备。

很多人说,你们投资人挺厉害的。其实不是我们个人厉害,而是趋势和时代厉害。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中国创投行业和VC所支持的创业公司都获得了10倍以上规模的增长。

十几年前,我入行投资时,投的多为小众行业。但如今,互联网产业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而且互联网也正在影响越来越多的产业。

回看过去10年,我们之所以能有一定的成就:

首先,是时代的伟大和趋势的伟大,而不是个人的伟大;

其次,追随的不是浮华的羊群效应和热点,而是深刻理解变与不变。

二、VC的变与不变

很多人说,VC这行太苦了,基本上每几年就要归零。

这点我深有体会,做投资最痛苦的就是,每当完成一个不错的投资,或者获得了很好的投资回报时,这事就与你无关了。

但同时,做VC最让人兴奋的也是这一点,永远都要寻找下一个独角兽,永远都在投资变化,永远无法躺在过去成功的经验里。

我觉得,在VC行业,如何理解变和不变至关重要。科技每三五年就会发生微变化,每十年就会发生产业突变。

所以,与其寻找变化,不如首先想想什么是不变的。

无论科技如何变化,其要实现商业价值永远不变,给用户更好的服务、更高的效率等商业原则永远不变。

科技是实现这种差异化和效率的手段,在未来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颠覆性角色。

很多LP问我,你的投资方法是什么?章苏阳讲过一句话让我印象颇深。

他说,当你选择了一个创业者,公司80%的成败便已决定了。

其实,VC本质上是选择和陪伴最优秀的创业者,只是他当前可能还是默默无闻的年轻人,仍未被许多成功光环围绕。

而找到、识别、相信、陪伴那些掌握最新科技趋势、富有创新能力的优秀创业者,才是投资成功的真正钥匙。

三、找到被低估的优秀创业者

优秀的创业者往往被低估,而被低估的创业者是投资人获得超级回报的最好机会。

我很幸运,在2003年认识了一个优秀的创业者——雷军。我觉得,即使当年雷总成名已久,但他仍被许多人低估了。

我们无非做了一件事:把那个被低估的人挖掘出来。

另外,作为创业者,雷总抓住了一个最重要的趋势。

回看所有的商业历史,福特是工业时代中获得最大成功的人;

沃尔玛为消费者提供了极致性价比,曾是美国长期排名第一的公司;

丰田在全世界掀起了性价比革命;宝马、奔驰很厉害,但大众是更大的市场份额拥有者。

所有优秀的公司都是极致性价比的提供者,只有那些在商业上掌握这种力量的人,才能够拥有普世价值。

所以,雷军的成功除了他掌握了趋势外,他还真正相信并践行了商业最本质的东西。

2010年左右,我们一直在思考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趋势是什么。

当时,我们认为一切都将是移动的,一切都带有社交属性。手机和PC机最大的不同便是:手机是PC,但PC不是手机。

这个洞见帮助我们找到快手。快手起起伏伏,前期非常不顺利,但我们相信它带有趋势性的变化,有勇气陪伴他,所以快手也给了我们一个巨大惊喜。

快手创始人最朴素的价值观力量,就是每个人的创作都值得被关注和尊重,我们做的只是尊重他、挖掘他,陪伴他。

过去五年,整个VC行业变化巨大。越来越多的大型资本涌入行业,资本一下子变得不稀缺了。

而中国的消费和模式创新的红利也逐步走到了尽头,更底层的黑科技才是下一个破坏性、颠覆性的力量。

所以,除了继续关注消费互联网外,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捕捉那些企业级应用、云计算科技应用、AI数据应用。

在企业级应用中,也有很多有网络效应的公司。

比如上上签,越来越多的公司通过电子签约完成双方合同,只要一方接触了网络,就会带动更多人加入,这是天然的网络效应。

比如声网,它用生态的思想建立开发者社区,与传统的软件或基础设施公司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

过去三年,声网凭借领先的技术服务在全球取得了惊人的市场份额增长。

比如PingCAP,很多人问,中国有数据库公司吗?其实美国的数据库公司或科技公司,产业规模足够大后会倒逼基础设施公司的创新。

今天,哪个美国科技公司能满足中国双11这样海量峰值的并发数量?又有多少能够满足滴滴、美团这样海量用户的并发数量?

中国科技创新的环境已取得积极的变化,中国拥有一个原发性的市场,中国公司在理解本地需求上具有优势。

PingCAP、神策都是从中国市场需求中生长出来的公司,商汤和地平线则是我们两三年以前大胆做的AI基础设施投资。

我相信AI是靠数据量来创造价值。

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有全世界最丰富的应用场景,这些用户规模和应用场景会产生大量数据,这些数据需要新的基础设施实现。

过去10年,中国创业者非常幸运,下个10年依然幸运。

过去10年消费互联网大潮过后,我相信中国的科技创业者,可以拥抱更多的产业机会。

我越来越感觉现在是一个跨界整合创新的时代,科技因素在公司中的重要性越来越高。

因此创业者需要拥有更重要的领导力以及更完整的跨界性能力。

另外,在创业过程中,个人英雄主义依然重要,但团队的力量越来越重要。因为技能不再单一化,而是完整化,科技的嵌入能力越来越重要。

四、相信“相信的力量”

最后,我与大家分享一下什么是“相信‘相信的力量’”,以及晨兴的投资理念与使命。

晨兴认为,早期VC基金在整个社会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是用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手段创造社会流动性,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

我们永远相信和支持那些心怀梦想的创业者能够让整个社会变得更加美好。

若要做到这点,VC需要在最优秀的企业家尚无人关注时,尚未成名时,挖掘他们,识别他们。

在他们困难的时候,多多帮助他们,成为他们真正的伙伴。

常有人问,与其他基金相比,为何晨兴每年投资数量并不多?

我说,我们希望专注于那些特别有野心的创业者。因为VC是小概率的成功游戏,不追求每个投资都成功,只需小概率的成功就足够让基金可持续。

所以,晨兴要找那些特别有野心、对行业具有颠覆性力量的创业者,他们要“立大志、做大事”,天花板要足够高,业务足够大。

所以,我们并不追求投资数量,而是把精力聚焦到值得承担巨大风险却能换取超大回报的项目上。

我们追求做长考,少投,精做投后,用长达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创造复利效应,花更多时间理解创业者,陪伴创业者。

这就是我们晨兴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也是我们如何理解“相信‘相信的力量’”。

投资人和大家一样,对未来都是未知的,没有水晶魔球用于预测未来。创业虽然非常痛苦,但我们相信真正有价值的是在坐的创业者。

我们的工作就是找到你们,相信你们,跟你们一起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Q&A

大件会创始人梁夏:刘总,您好!我是大件会创始人、黑马成长营14期、牛文文创业实验室、王岑创业实验室学员梁夏,在上黑马营期间拿到导师投资。

我非常认同“相信‘相信的力量’”这句话,想问您个问题,晨兴做投资总有看走眼的时候,这时您会对这种价值观有怀疑吗?

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创业成功是一个极小概率事件。

2012年,我做过一次统计:如果把中国所有创业公司都算进来,投资成功概率仅为二十万分之一。

这意味着投资成功是一个极小概率的事件,投资是反人性的。创业是绝大多数人故意不选择而留给少数人的机会。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风险收益函数,绝大部分人都会趋利避害,希望找寻温暖的环境、舒适的生活、稳定的工资、家庭的美满。

我有段时间压力特别大,但现在,我已经能很好地管理自己。

方法很简单:一是咬牙坚持;

二是一定要赢一次,成功一次。

当你有过一次咬牙坚持,取得成功,就完全放下了。你不再需要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坚持正确与否,只需真实地向自己证明。

所以,当你惶恐时,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要被惶恐影响做决策的质量。你一定要成功一次,当你成功了,就全放下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