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芬顿:我犯过的所有错误都可以追溯到身体的疲惫
2018-04-16 17:39:34
  • 0
  • 0
  • 1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安德鲁•希尔

因为一次累晕在办公室的经历,这位曾经的“媒体女王”二次创业,并掀起了一场睡眠革命。她说:“必须工作到精疲力竭才能成功,是个幻像。”

阿里安娜•赫芬顿以创办新闻网站《赫芬顿邮报》闻名,曾被称为白手起家的“媒体女王”, 而最近几年,她成了“八小时睡眠”的布道者。她不断告诫当代人,缺乏睡眠会带来伤害,并创办了一家新公司来帮助人们获得更高质量的休息。

在开始连续创业之前,生于希腊、16岁时去到英国、后来又嫁到美国的赫芬顿,是一位作家和主持人,著述颇丰。她在2005年与几位伙伴以100万美元创立政治博客网站《赫芬顿邮报》。此时正值互联网迅速兴起,邮报因此被看作一场新媒体革命的开端。2011年美国在线(AOL)以3.15亿美元收购邮报,赫芬顿据称净赚2100万美元并继续留任总编辑,直至2016年,她因过度疲劳宣布辞职。

赫芬顿曾多次讲述2007年一次累晕在办公室的经历,如何成为自己人生的“唤醒时刻”。那次由于过于疲惫,她在办公桌前晕眩摔倒,醒来发现头边一滩鲜血,颧骨骨折。这一刻让她突然意识到:一个人必须工作到精疲力竭才能成功,是困扰当代人的一个幻像。她开始转而关注与睡眠、休息和生活质量相关的议题并撰写文章,先后出版了《茁壮成长》和《睡眠革命》两本书。2016年,她彻底离开《赫芬顿邮报》,创立Thrive Global公司,宣称后者宗旨是“销售睡眠”,帮助人们科学地减轻压力和提升生活质量。

赫芬顿再次展示出对时代痛点的敏感嗅觉,以及将其商业化的才能。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过去50年里,美国人在工作日的平均睡眠时长从八个半小时缩短到了七个小时,疲惫和压力在人群中普遍存在。

赫芬顿:从媒体女超人到睡眠大使

赫芬顿希望让人们首先意识到,只有良好的睡眠和休息,才可能确保成功。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管理编辑安德鲁•希尔的采访时,她说:“我人生中犯过的所有错误,都可以追溯到身体的疲惫上。”

在谈到这两段创业经历带给她的最大的教训时,她说,一定要选择那些不会毒害企业文化的人,因为好的企业文化和盈利一样重要。

以下是他们的采访实录:

安德鲁•希尔:阿里安娜,你创办了赫芬顿邮报和现在的Thrive Global。之前你在其他领域做过很长时间其他工作。你创业前的工作经历,对你的创业有帮助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没错,我之前是一名作家。我写了十几本书。还曾是一名记者,一个演讲者。很显然,你会把以前的经验都用到任何新工作中去。对我而言,比我之前的工作经历更重要的是我的成长经历。我从小在希腊雅典长大,我有一位了不起的母亲,她一直让我觉得 我可以承担风险,因为她一直说:失败不是成功的对立面,而是成功的垫脚石。所以我面对可能的失败心态比较从容。我创办《赫芬顿邮报》时失败风险非常高,但我有这种心态,它让我愿意冒险。

安德鲁•希尔:创建和领导赫芬顿邮报12年之后,你将这个新闻网站卖给了美国在线,在此之后创立了Thrive Global。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学到的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就是确保不要雇佣那些可能在工作上表现得很出色,但会毒害企业文化的人。我称这个(原则)为“不容许聪明的混蛋”。我把它当作我的头号管理原则。一个很擅长某项工作的人出现在你面前时,是很具有迷惑性的。你被他们的靓丽业绩迷惑,以至于忽略了他们对企业文化和同事的负面影响。当然,我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弥补这些缺陷,人们总是不断发展和学习的,但对一家公司来说,它的成本太高,尤其是对一家初创公司来说。在Thrive Global,我非常清楚,前100个员工将决定公司文化。

安德鲁•希尔:你创办Thrive Global的目标是帮助人们和公司提高他们的福祉和业绩。你们提供各类产品,从在线咨询到到智能手表,都在鼓励人们与科技建立更健康的关系。可以告诉我们,在创办《赫芬顿邮报》和创办Thrive Global时,两次感觉上有何不同?

阿里安娜•赫芬顿:创办Thrive Global要容易很多,一个原因是这不是我第一次站上这个“牛仔竞技会”了。还有一点是我们很幸运 能够比较轻松融到资金,A轮和B轮都是如此。我们招聘优秀人才也比上次容易,这一点对于创业企业至关重要。但我认为比这更重要的是,我们触碰到了当代人的一个痛点。在我们埋头于辛勤工作几十年之后,我们清醒过来,意识到,一个人必须工作到精疲力竭才能成功是一个错觉,它其实代价高昂。缺乏休息会损害我们的健康,我们的生产力,最终影响我们的工作成绩。

安德鲁•希尔:你觉得,如果你自己早一点认识到这一点,还能获得今天的成功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哦,我对此毫无疑问。事实上,我人生犯过的所有错误都可追溯到身体的疲惫上,疲惫让我的大脑无法运转。

安德鲁•希尔:给我们举个这样的例子吧?

阿里安娜•赫芬顿:这些错很多都是在雇人时候犯的。如果你有一份长长的招聘名单,而此刻你疲惫不堪,还面对一长串待办事项,就想尽快勾掉一些事情,那就是你忽略危险信号的时候。

安德鲁•希尔:你的个性在你创业过程中发挥了多大作用?从《赫芬顿邮报》到Thrive Global,你必须去塑造和引领一家公司的文化,这会让你感觉到很大压力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没把它当作是一种压力,我更多将它看作创造一种家庭氛围。在创办《赫芬顿邮报》之初,当我们只有五个人的时候,我会在圣诞节时去为每个人买件毛衣。我们保持了这一传统,一直到我们的员工数量增长到850个人。当我开始写关于睡眠的文章时,我们从为850位员工买毛衣,变成为850位员工买睡衣。我觉得这并不仅仅是给人一个奖励,一张购物卡,而是说,这才是你对待家人的方式。

安德鲁•希尔:什么样的技能或者特质,是你认为作为公司创始人所必需的?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觉得你肯定需要具备使命感,你要坚信你可以为人们的生活增添价值,不论是在科学技术上,还是在给他提供的服务中。在我的案例中,则是一家媒体。你能为别人的生活增添价值这种感觉,在事情进展不顺利时,会成为你巨大的动力。不是所有创业故事都充满成功的荣耀,我还记得《赫芬顿邮报》得到的第一个评价非常负面,对我们批评很激烈,说“它将是一个无法挽救的失败,就好像《鸳鸯绑匪》《伊斯达》和《天使之门》这三部电影融为一体”。对那些不喜欢看电影的人来说,这些都是电影史上的大败笔。

安德鲁•希尔:你觉得从其他企业创始人那里学到了什么?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学到了企业文化有多重要,它同盈利一样重要。文化就像公司的免疫系统。你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善人性,但强大的文化可以保护一家公司免受任何坏行为的侵害。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