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创新怎么啦?为什么十几年没有新的巨无霸崛起?
2018-12-02 11:26:58
  • 0
  • 0
  • 0

来源:天使茶馆 前天

来自:译指禅(yizhichan007)

导读:在硅谷这个地方,曾被认为几个人就能在车库或宿舍里创办出改变世界的公司。但最后一个真正成功的科技初创公司Facebook已经有13年的历史了。

请看来自《Vox》的文章:

在去年的时候,Uber还似乎注定要成为硅谷最新的科技巨头。但现在,Uber的CEO被迫辞职,公司的未来岌岌可危。在过去10年里创立的其他科技公司似乎都不在同一级别上。

Airbnb是继Uber之后美国最有价值的科技初创公司,市值310亿美元,约为Facebook市值的7%。而其他的初创公司,比如Snap、Square和Slack,他们的市值要低得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最近一次硅谷之行中,我向几位技术高管和初创公司投资人提出了这个问题。

硅谷投资机构Social Capital的Jay Zaveri说:“当我看到上世纪90年代的谷歌和亚马逊时,我感觉就像是哥伦布与瓦斯科·达伽马第一次驶出葡萄牙。”Zaveri暗示,早期的互联网先驱们抓住了“唾手可得的果实”,占据了搜索、社交网络和电子商务等领域利润丰厚的商机。等到Pinterest和Blue Apron等后来者相继出现的时候,选择已经变得越来越少了。

但是其他人告诉我还有更多的内幕。如今的科技巨头已经变得更加精明,能够预测那些公司会对他们的统治地位造成威胁,并抢占先机。他们通过在新市场大张旗鼓地扩张,以及收购规模相对较小的潜在竞争对手来实现这一点。

一些批评人士说,他们控制和锁定了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效果非常好,关闭了早期互联网公司进入大众市场的道路。

其结果是,这个曾经以流动率闻名的行业开始变得像传统的寡头垄断行业——由少数几家大公司主导,它们在该行业的霸主地位看上去越来越稳固。

1.

科技巨头的收购又早又频繁

Instagram联合创始人接受了来自 Facebook 的10亿美元报价

硅谷的每个人都知道数字设备公司(DEC)、太阳微系统公司(Sun)、美国在线(AOL)和雅虎等公司曾经辉煌的故事,这些公司都曾因重大技术转变而倒闭。风险投资人Phin Barnes说,今天的科技巨头们已经仔细研究了他们的错误,并决心不再重蹈覆辙。

Barnes认为,如今的科技巨头,比如Facebook、亚马逊、谷歌和微软,他们的管理团队“更善于理解面临的风险”。

对Facebook来说,第一个重大考验是智能手机的推出。Facebook最初只是一个基于PC的网站,通过用户纷纷转向移动终端,该公司可能很容易像雅虎一样被打个措手不及。但扎克伯格意识到了触屏移动终端的重要性,并敦促他的工程师将移动应用程序作为公司的首要任务。

扎克伯格还进行了疯狂的收购,收购了一些似乎在移动终端拥有庞大用户基础的公司。2012年,他以10亿美元收购了只有很少员工的Instagram。两年后,他以190亿美元收购了即时通讯初创公司WhatsApp。

扎克伯格遵循的是谷歌开创的模式。2006年,谷歌斥资16.5亿美元收购了YouTube,这个网站已成长位最受欢迎的网站之一。最重要的是,谷歌在2005年收购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移动软件公司Android,为谷歌最终主导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奠定了基础。

事实证明,这些收购意义重大。一项排名显示,WhatsApp和YouTube是仅次于Facebook的互联网最大社交网络。如果不考虑中国的网站,Instagram将是下一个上榜的网站。

如果这些公司保持独立运营,它们很容易成为谷歌和Facebook的主要竞争对手。相反的,他们现在成为了谷歌和Facebook帝国中的一部分。

亚马逊也采取了类似的策略。2009年,该公司收购了在线鞋店Zappos,次年又收购了Quidsi,后者是一家为新父母开设的热门网站Diapers.com的开发商。

2.

独立的科技公司面临激烈的竞争

Snap联合创始人拒绝了Facebook的收购,独立上市

并不是每一家科技初创公司都接受巨头的收购要约。例如,Snapchat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在2013年拒绝了马克•扎克伯格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然后在2017年将其更名为Snap,并将公司上市。

作为回应,Facebook建立了自己版本的Snapchat功能。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去年推出了自己版本的Snapchat热门故事功能,不到6个月,Instagram的每日用户数量就超过了Snapchat本身。

Instagram还推出了Snapchat的一款镜头,可以让人们拍下异想天开的兔耳自拍和狗耳自拍。对来自Instagram的竞争的担忧给Snap的股价带来了下行压力。

Yelp的CEO杰里米•斯托普尔曼拒绝了谷歌和雅虎的收购要约,公司于2012年上市。作为回应,谷歌开发了自己的本地评论服务。在杰里米看来,谷歌利用其在搜索市场的主导地位,为其本地评论产品提供了不公平的优势。

杰里米在6月份的一次采访中说:“谷歌开始重新布局,并开始自动隐藏搜索结果。”Yelp的页面位置开始在谷歌的搜索结果中显得更低,这使得Yelp更难吸引新用户。Yelp在美国已经很受欢迎,能够蓬勃发展,但杰里米认为谷歌的策略阻碍了Yelp的海外扩张。

而激烈竞争的威胁可能会成为独立初创公司被收购的强大诱因。Diapers.com背后的Quidsi公司最初拒绝了亚马逊的提议。作为回应,亚马逊大幅降低了自己的尿布价格。

《商业周刊》的布拉德•斯通写道:“Quidsi的高管们以他们对运费的了解,计入了宝洁的批发价格,计算出仅在尿布类别上,亚马逊在3个月内就有可能亏损1亿美元。”作为一家有风险投资支持的初创公司,Quidsi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因此该公司最终在2010年将网站卖给了亚马逊。

3.

现代初创公司需要大量的竞争对手

Lyft的CEO花费数亿美元与Uber争市场份额

雅虎、eBay、谷歌和Facebook等典型的互联网初创公司能够以少量资金启动,并在几年内实现盈利。“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拥有巨大的优势,因为普通人建立公司的压力被他以玩弄创意的轻松所取代,”该公司的投资人迈克·梅普尔斯说。

到2004年扎克伯格创办Facebook时,运营一个网站的成本并不高——即便是拥有数百万用户的网站。因此,扎克伯格能够迅速实现盈利,随着Facebook的持续增长,该网站获得了大量盈利,为公司提供大量资金用于收购或创新。

但近年来情况有所不同。

由于投资人已经意识到,占主导地位的科技公司能够获得更多的利润,他们愿意投入更多的资源,以确保他们的初创公司是市场的主导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使得任何人都更难实现盈利。

这就是网约车市场的情况。Uber和Lyft在网约车市场展开了一场历时多年的价格战,Uber及其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为此付出了数十亿美元的代价。在食品外卖等市场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在这些市场中,企业已经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来吸引顾客。

另一个变化是,现有的科技公司越来越多地控制初创公司接触用户。

Yelp的杰里米说:“Facebook的发展是这样的,‘给我你的邮箱地址,我就会发邮件邀请你的朋友去Facebook试试。’”

“Facebook是否允许在我们自己的它平台上使用?一定不行。他们说:每次支付4美元,他们才会帮助Yelp获得一个用户,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以赚很多钱。”

因此,尽管建立网络服务的技术成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低,但公司要花费数百万美元在广告上,让自己的应用程序或服务面向潜在用户,已经变得很常见。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流向了谷歌和Facebook。

4.

创新的本质正在改变

Tesla 是一家硅谷公司,但并不是一家真正的互联网公司

所有这些批评都有一定道理,但重要的是不要夸大它们。因为尽管现代初创公司面临诸多挑战,但毫无疑问,一家初创公司如果拥有真正革命性的、面向大众市场的产品,终将会找走到客户面前。

几个月前,互联网以Juicero公司的损失为代价,获得了很多乐趣。Juicero是一家初创公司,销售的是一款价格过高的榨汁机。这种为超级富豪设计的小玩意获得了投资,这一事实似乎表明,投资者正努力开发更具大众市场吸引力的产品。(注:Juicero号称生产冷压榨汁机,但最后被揭露是一家大忽悠公司)

Juicero公司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是,即使是最近拥有很多主流产品的互联网初创公司,像Snap、Square和Pinterest,也不太可能像苹果、亚马逊和谷歌早期那样具有革命性。

这种事以前发生过:在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半导体制造业出现了一次创新大爆发。但最终,市场稳定下来之后,只有少数几家大公司——英特尔、三星和高通——主导了市场。“硅谷”的创新并没有停止,它只是转移到硅芯片以外的市场。

上世纪80年代,微软、Adobe和Intuit等大公司成立,为个人电脑开发软件。和英特尔一样,这些公司仍然能赚到很多钱,但在今天,桌面PC软件初创公司的空间并不大。

在应用程序和网络服务方面,我们可能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网络浏览器或智能手机能做的事情只有这么多,也许谷歌、Facebook和Snap等公司已经锁定了最重要的市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硅谷的创新会停止。但它看起来可能与我们过去20年看到的创新有很大不同。

以特斯拉为例,在某些方面,它是典型的硅谷公司。该公司总部位于帕洛阿尔托,雇佣了大批程序员,来设计从触摸屏界面到自动驾驶软件的所有东西。但在其他方面,特斯拉代表着一种与硅谷标准的背离。当苹果在中国生产iPhone时,特斯拉却在加州弗里蒙特运营汽车工厂。在Uber和Airbnb都避免拥有汽车和房子的地方,特斯拉却花了数十亿美元建了一家电池工厂。

因此,即使像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这样的老牌企业继续主导网络服务市场,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将在更大范围内保持技术创新的领先地位。

相反,创新可能会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转变——例如,转向电动汽车和无人机送货,而不是智能手机应用。我们已经习惯于认为硅谷、互联网和创新是可以互换的,但下一波的创新浪潮可能与我们的习惯截然不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